當前位置:微集新世代>> 大V號

【微集新世代】蕪湖的這兩座青弋江古鎮,你熟悉嗎?

字體大小:
來源:卿雲專欄           編輯:許悦鋆

話説青弋江·訪古(下)

今天,一起來聊聊青弋江流域蕪湖境內的古鎮。

弋江

應該説,沒有哪一座古鎮比得過弋江鎮之於青弋江的重要。

到底是鎮因江而得名,還是江因鎮而得名,如今來看頗有點到底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味道。

一個客觀事實是,在青弋江流域眾多濱水而建的古鎮中,唯有南陵縣弋江鎮以青弋江為名。咋地?哥就是這麼別緻!

弋江鎮歷史悠久,古名青弋,為春秋時代吳楚名城,顯揚江南,早在漢武帝元封二年(前109)建宣城縣時,縣治便設於此。隋開皇九年(589),宣城縣治遷址宛陵,故城隨之廢。唐至清,弋江鎮相繼為宣城郡、江南路、寧國府所管轄。上世紀80年代安徽省地方誌編纂的《皖志述略》一書亦有:“南陵城東弋江鎮,是漢宣城縣故治,陳移治宛陵城,即今宣城縣城。”

地處青弋江河谷平原,水網密佈,弋江鎮曾經是皖南山區竹木集散地之一。這裏居青弋江中游,上可達徽、池腹地,下可往蕪湖、南京,旱路又可聯通當時的南陵、宣州二府,便自然而然地成了青弋江的一個重要水路碼頭與商埠重鎮,是當年旌德、涇縣、石台、太平等縣竹、木、柴、炭、茶等商品外運的必經之地,也是歷史上徽商外出求學經商與貿易的重要中轉地之一,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弋江鎮的繁華。

到弋江鎮,在多年前的一個冬日。沿着石板路拾階而下,小巷路面保留完好,兩列平行的大塊青石板輔以鵝卵石。古街新雨後,石板路面似濕還幹,透着隱隱的亮光,讓老街平添了一絲韻味。

粉牆黛瓦、一色的清末民初建築,帶着明顯的徽派建築風格,卻又堅持着自己獨特的風格。沿街的商鋪或以青磚砌就、或為純木結構,門面或窄或寬,大多前店後居、下商上居。可以想見,水運興盛的當年,不少徽商正是沿青弋江順流而下,自這裏經過走向全國。

沿着老街一路向東,街的盡頭便是日夜奔流不息的青弋江。有街、有江,自然就會有碼頭。老街的碼頭,據説當年也是一色的大青石台階,只是如今早已難覓蹤跡,同樣換作水泥砌就。站在碼頭上眺望對江。屋舍參差,江樹連綿。

“九華山路雲遮寺,清弋江村柳拂橋。”説到弋江,就不得不提及杜牧的名句。杜牧是唐代傑出的詩人,與李商隱並稱“小李杜”。開成四年(839),時為宣徽觀察使幕僚的他即將離開宣州赴京任職,他的朋友、在宣州任判官的裴坦正好也要到舒州(今安慶市潛山縣),詩人為好友餞行,因有此詩。

很顯然,此處的“柳拂橋”更應該描寫的是春柳拂橋的景緻,而非具體某一座橋。不過,後人為紀念小杜名句還真就建了一座柳拂橋。想當年青弋江江面平闊,江面建橋斷然可能,柳拂橋自然應建這一代的某條小流之上。

當年,柳拂橋附近又有柳拂庵一座。據民國《南陵縣誌》記載,“柳拂庵,縣東三十二都三圖。唐杜牧題額。光緒末重建,庵旁古柏一株,參天蔽日,相傳千有餘年。”有方家考證,柳拂庵遺址在現南陵縣第四中學校園內,民國初年仍存,後廢。如今的柳拂庵早已移地而建。古庵新貌,修葺一新的幾棟紅頂黃牆建築,隱在老街附近的閭巷間,大有一絲“大隱隱於市”的意味。

西河

與眾多沿江古鎮一樣。西河之興,因於水運,起於碼頭。

西河古鎮位於今灣沚區紅楊鎮境內青弋江西側。西河之名與青弋江相關,因在河(即青弋江)西岸,故名“西河”。

早先,這一帶為沼澤湖灘,雜草叢生,人煙稀少。由於濱江,常年水患嚴重,俗名“草頭湖”。

西河見諸史料,要追溯至明代。洪武年間,為防治水患,百姓在此挑圩築堤搭棚歇宿,漸成村落。到了明朝中後期,這裏已見繁榮,據光緒《宣城縣誌》記載,明萬曆年間,西河建有“西是庵”,而且小有規模。縣誌還描繪了當時西是庵的盛景:往東望青弋江,江上的舟船多得像織布的線一樣密密麻麻;往西遠眺,則是萬頃良田,遠山上一層皚皚白雪,人與景都宛如在畫圖中一般①。

後來,這裏又建有茶庵,這也是西河古稱茶庵的由來;又因西面的資福河,西河曾稱資福鎮。《中國古今地名大詞典》一書收錄“西河鎮”詞條,全國共有11座西河鎮。在介紹蕪湖西河古鎮時這樣提到:為沿河古老集鎮,初建於明代,並特別説到青弋江常年通行木船②。

與弋江鎮類似,徽商鼎盛時期,徽寧③兩府的木材、竹子、茶葉、宣紙等商品大批量通過青弋江運往蕪湖,再沿長江銷往全國。日用百貨、絲綢、瓷器等商品則逆流而上在山區售賣。一時間,西河古鎮的青弋江江面上停滿木排、竹排以及小木船。來往的商人常常在此停留、住宿,也給西河古鎮帶來了旺盛的人氣,衍生了一批飯店、客棧、商店、藥店。據統計,鼎盛時期的古鎮,光商店就達200餘家。

古鎮的精華,在於老街。老街坐落在沈公圩上,蜿蜒曲折,以垾橋為界分上下街。兩旁店鋪沿圩而建,白牆黛瓦,頗具規模特色。“下階入户”成為古鎮的一道別致風景。這是因為街面即是圩堤,由於防汛逐年加高,而造成兩旁的商鋪門面低於路面的緣故。

老街獨特的風景也引來不少攝影愛好者、影視劇組來此拍片取景,如電視劇《米市春秋》《我的博士老公》以及專題片《走遍中國·走進蕪湖之寶姑出逃》、《李鴻章與蕪湖米市》等。

西河古鎮幾度興衰。據1993版《蕪湖縣誌》記載,萬曆年間,西河一帶曾起兵事,老街上的房屋店鋪遭遇兵燹、損毀嚴重。到了清中期,社會趨於穩定,來西河行商者又漸多,老街復歸往日繁榮,一度成為當時宣城縣西鄉要鎮。到了清咸豐年間,太平軍與清兵在江南駐營鏖戰,爭奪軍糧。由於特殊的地理位置,西河成為兩方爭奪的目標。數年之間,西河古鎮遭遇重創,直到太平天國失敗後,才慢慢復歸繁榮。

新中國成立後直至上世紀70年代,古鎮漸漸恢復往日的生機,迎來一個巔峯。其時,舟船往來頻繁、商貿繁榮,西河甚至一度成為不夜古鎮。上世紀80年代以來,隨着鐵路、公路等陸路的迅猛崛起,水運逐漸衰落,帶走了往日的人氣,加之後來鎮建制的撤銷等因素,共同造就了古鎮的一度落寞。

工作之故,曾先後多次到過西河。最初的一次採訪在數年前的一個冬日,老街上屋舍破敗、鋪面緊閉、人流稀疏,給人以一種繁華之後的蕭瑟。最近的一次是今年的春日,古鎮已成功被闢為旅遊景區,不僅一些房屋修舊如舊,還增添了不少旅遊設施。古街上,雖算不得遊人如織、摩肩接踵,卻也熱鬧十分。

古鎮青弋江畔建有步道,遊客漫步江樹下、穿行於碧草間。遠處,一艘遊船雕樑畫棟,遊弋在清清弋江之上,宛如迴歸了畫圖中的景緻。

攝影:卿如雲

註釋:

①光緒《宣城縣誌》:“殿後有閣數楹,東顧長河,檣帆如織;平原西眺,則良疇交風,遠岫棲雪,人景如在圖畫

中。”

②戴均良《中國古今地名大詞典》:“(西河)因地處青弋江西岸得名。為沿河古老集鎮,初建於明代。……現商貿繁榮,有貿易貨棧。對岸有公路支線南接宣南公路。青弋江常年通行木船。”

③徽寧兩府指徽州府、寧國府。

以卿之口,談天侃地,説點與蕪湖有關的故事,策馬鍵盤,信指由繮。